重生军婚空间灵泉年代甜宠文(军婚随身空间有灵泉完结)

  "三姑,那是我奶留给我妈的早餐,你不能吃,你吃了,我妈就要挨饿了!"

  一道古珍琦愧疚了半生,思念成狂了半生的奶音,传入她耳中。

  "给我滚开,留给你妈的,上面写字了是咋滴?还是你叫它一声,它能答应,要是那样,我还不稀罕吃了呢?"

  一道古珍琦她憎恶、痛恨了半辈子的母老虎声,也传到了她耳中。

  是做梦吗?这样的梦已经做了半年,她未雨绸缪将自己旗下全球绿色有机食品基地,连锁店的食品,全部囤进了她无意间激活的空间里。

  并在空间里种满了粮食,蔬菜,水果,还养了几万只各品种的鸡,鸭,鹅,猪,羊,牛……能吃的,全养在了里面。

  她在空间中心湖泊中,还有来自世界各地,各种各样的水产。

  根据从七十年代到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,跨越近乎五十年的记忆。

  她囤足了在改革开放春风袭来时,吃螃蟹做生意的各种货品。

  由于心存愧疚,她还搜罗了全世界零到十六岁孩童,能吃到用到的物品,食品……

  她最不缺的就是钱,早已变卖所有家产,全部变成了空间中的物资,毫不夸张地说,她的空间里,堪比一个小型的社会形态,吃,穿,用……应有尽有。

  古珍琦多年的老朋友,生意伙伴,身边认识的,不认识的人,都非常不理解她的行为,认为她这是疯了!

  生活在物资充足的二十一世纪,很多足不出户就能送上门,她却大肆疯狂囤货。

  她最好的朋友,笑她:"你这架势,是要去逃荒吗?"

  她很想回答,是的!她不认为自己因为一个半年来反复做的梦,做出这些看似疯了,如果但不做的话,她才真的要疯了!

  过去三十年,她每天活在无以复加的悔恨,痛苦,愧疚难当之中,处于崩溃和疯癫边缘。

  每天清晨起床,她最想做的就是跑去厨房,拿一把尖刀,照着自己心脏狠狠地捅下去。

  她想如果这样的话,应该不会再有不分昼夜,每分每秒都传来锥心刺骨的痛了吧!

  自从开始做那个梦,梦中她回到几十前,她有一双可爱的儿女,纵容她的婆婆,疼爱她的父母,宠溺她的三个哥哥。

  还有那个让他守了三年活寡,每月却一分不少地把工资津贴邮寄给她,三个月固定写一封信,信的最后一句永远都是:"古珍琦同志,你辛苦了!"

  她疯狂地渴望着,期盼着梦变为真实,她能回到过去,她还没有亲手酿成悲剧,还没有让自己悔恨终生、痛不欲生的时候。

  只是……

  这次的梦,怎么感觉有些不一样?如此真实,真实得好像真的一样。

  思及此,古珍琦顾不得许多,拼命地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即将发生悲剧的源头。

  她不知道从哪里爆发来的力量,挡着头将要撞到石磨上的瑞朵,她可爱,贴心,如同春日里的暖阳,笑起来像天使的女儿!

  古珍琦冲过去和瑞朵几乎是同一时间撞在了一起,于是乎,因她的及时,瑞朵撞进了她怀里,她后腰则撞到了石磨上。

  古珍琦本应有的剧烈疼痛袭来,却丝毫没感觉到痛,怀里传来的温暖感,抚平了她疼痛了曾三十年的心。

  她眼泪如黄河决堤,瞬间泛滥,颤抖着手,去摸瑞朵毛糙枯黄,还爬着虱子的头顶,手触碰到的那一刻,传来极度真实感!

  古珍琦这一刻,无比确认她梦成真了!她重生了!回到了一切悲剧刚发生的时候。

  她一把抱住怀里的女儿,顿时哭得泣不成声,心里忍不住地后怕,还好她醒来的及时,阻止了女儿身上发生的悲剧。

  上一世,发生了一模一样的事情,陈月为了抢她的早饭吃,大力推阻止她的瑞朵。

  结果瑞朵的头撞到墙,当时只是撞破,七十年代的小孩子,磕碰是常有的事,她这个只顾自己的自私妈妈,根本没有去管,更过分的是:她当时一句话,暖心的话都没说!

  当时只觉得被瑞朵哭得心烦,懒得和陈月为口吃的,整天闹,她觉得丢范,跑回娘家躲清静去了。

  等回娘家的第十天,王桂英突然跑来告诉她:瑞朵变成了傻子!

  她当时在气头上,不心疼瑞朵,只觉得变傻了,要管她一辈子,简直就是个啰烂,一万个不想再回陈家。

  最后在父母、哥哥们的劝说下,王桂英同意她和陈阔离婚,她才不情不愿,脸拉得老长,施舍般地回了陈家。

  当时的瑞朵,彻头彻尾变成了一个小傻子,全身脏兮兮的,正在刚下过雨的院子泥坑里打滚玩。

  但一看到她回来,咕噜一下从泥坑里起来,嘴里喊着"妈妈"开心地向她扑来。

  王桂英欣慰道:"瑞朵还是最爱妈妈,什么都不记得,只记住妈妈的样子,这些天吵着闹着要找妈妈,要妈妈!"

  陈月在一旁,冷嘲热讽地挖苦道:"她惦记自己的妈有屁用,她是不知道,她这个自私自利的妈,心里只有自己个,她在她妈眼里不如一个屁,屁放了还能听个响。她呢,啥也不是,屁不如!"

  王桂英好不容易把人哄回来看看孩子,权当最后全了孩子的一个念想了,绝不允许自己这个吃啥啥没够,在婆家是软蛋,只知道回娘家来、窝里横的三姑娘给搅合了。

  王桂英怒道:"你给我闭嘴,以后没事少往娘家跑,一个出了门子的人,总往娘家跑算怎么回事,珍琦她是你弟妹,她咋样轮不到你瞎吧吧,你没资格吧!"

  陈月一听,火气上来了,梗梗斜了古珍琦一眼,气不过道:"娘,你偏心,你护着,也护个对的人啊,你看看她,天天把自己搞得,跟个娇小姐似的,孩子只管劈着腿生,一天妈没好好当过!”

  “你瞧瞧,瑞朵,飞安,跟小乞丐一样,头上虱子乱爬,比咱们村里没妈的孩子还可怜,你看看她自己穿的,打扮的,村里哪个有她过得滋润了,知道生不知道养,丧良心,竟干拉血的事,要我说,瑞朵、飞安摊上她这么个妈,倒了八辈子血霉了!"

  古珍琦本来就不愿回陈家,一群烦人精,讨厌鬼,当她愿意见到呢,本身不是吃亏的主,嘴上也从不让人占半分便宜,对着陈月火力全开,一通狂轰乱炸。

  "我呸,当你们陈家有金矿银矿呢?我稀罕吗?当初要不是为了和钱梅攀比,我会嫁给陈阔受活寡,孩子你喜欢,送你啦,你不是他们的姑姑嘛,自己好好养,你死了他们还能给你送终哭丧呢。"

  "古珍琦,你要不要脸,你生的,我凭什么给你养,就知道你这种唯利是图,自私自利,以自我为中心的女人,嫁给我弟是有不可告人的阴暗目的?”

  “呵,总算说出来了,真恶心,攀比,你比得过钱梅吗?人家男人考上大学,马上就跟着去京都,你一辈子比不过钱梅,永远只能是个农村妇女!"

  陈月的这句话,彻底激怒了古珍琦,骨子里天生要强的她,胜负欲被彻底激发,她甩下一句:"自今日起,你们陈家与我一别两宽,孩子是你们逼我生的,你们自己管,狼托狗拉,跟我没一分钱关系!"

  古珍琦负气离开陈家,回到娘家!

  找爸爸妈妈拿了家里的全部积蓄,去大队上开好证明,只身一人踏上了去京都的火车。

  不蒸馒头争口气,她钱梅靠男人,她没男人靠,靠自己!

  古珍琦天生拥有一副做生意的头脑,又赶上了好时代,搭上了改革开放的春风,成了第一批下海经商的人!

  在八十年代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,奠定了她商业帝国的基础,一路发展壮大,直到穿越前已是国内著名的女企业家,她的名字已经排进了全国富豪榜前二十名。

  她旗下的绿色有机品牌已然成了全球健康食品的标杆性品牌。

  古珍琦这一走,了无音信,五年后,她事业发展得顺风顺水,在京都拥有了自己的几处房产,回村接父母和三个哥哥。

  当她欢天喜地回村时,顿时悲痛万分,通过父母口中得知:瑞朵因四处找寻她,不小心掉河里淹死了,飞安随后跳河要救妹妹,无果,最后他也被下工回来的村民救起。

  但连续高烧不退,第五天也离开了,她一对儿女被她这个不负责任的妈妈都害死了!

  古珍琦潇洒离开,原本认为自己压根不在乎,可当得知两个孩子的死讯,回想母子三人三年来的相处。

  无论她态度多么恶劣,行为多么差劲,两个孩子始终爱着她,温暖她,保护她……在心里永远把她排在第一的位置。

  而她的心里,只有她自己和那些可笑的东西,古珍琦跑去两个孩子小小的坟头前,哭得撕心裂肺,整整不吃不喝不睡,三天后,晕倒在了他们的坟前。

  再次醒来,才恍然大悟,她失去了本来属于她的世间美好,心从那一刻被挖走了!

  也是自打那日起,她开始承受着每分每了秒的挖心之痛。

  古珍琦抱着怀里的女儿,用短短不到一分钟在脑海中回顾一遍,她那荒唐的一生。

  她给自己前世的总结就是"丢掉了珍宝,去满世界找垃圾!"

第2章 爆打陈月

  瑞朵伸出脏兮兮的小手,帮古珍琦擦眼泪,自己却因为妈妈哭,心疼得吧嗒吧嗒掉金豆子,软糯小奶音哄着:"妈妈不哭,瑞朵会陪着你,保护你,不让妈妈被欺负,妈妈是不是饿了,你等着,我这就去给你把饭抢回来!"

  没等古珍琦反应过来,瑞朵像个炮弹一样冲向陈月,飞安见妹妹冲了出去,自不甘落后,嗖得一下,像另一个小炮弹般冲了出去。

  陈月见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,冲向自己,她撸起袖子,摩拳擦掌,准备好好地收拾收拾这两个每次都坏她好事的死孩子!

  "嘿,胆肥了,要翻天是吧,我是你们的三姑,敢和我横,往死里揍你们,看谁敢拦着,你护着她有个屁用,没丁点好!"

  陈月的话,无疑戳中了古珍琦的痛处,前世的自己,确实不是个合格的母亲 ,很多人包括父母都觉得自己不配,所以老天爷才惩罚她,早早地收回了两个小天使。

  让她一辈子孤孤单单得,守着一堆冰冷的数字,哪怕到死,心里都没得到救赎!

  古珍琦暗暗发誓,今生不会了,她会用生命去守护她的孩子,全心全意爱她的孩子们,争当全世界最好的妈妈!

  绝不给老天爷收走他们的理由,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们、从身边抢走他们!

  重生那一刻起,一双儿女等同她的命。

  想到这,古珍琦快速开口制止孩子们:"瑞朵宝宝,飞安宝贝,停下来,交给妈妈,妈妈是大人,要是不能保护自己,还怎么保护你们。"

  瑞朵,飞安立马停住了,他们不是因为听话,而是被古珍琦的话震惊住了!

  从出生到现在,妈妈从来没自称过妈妈,也从没这么温柔得和他们讲过话,更从来没亲昵地叫他们宝宝、宝贝!

  飞安感受妹妹的情绪变化,虽说自己心里高兴得要起飞,但面上还是很淡定,伸出小手牵住了瑞朵的小手。

  瑞朵难以置信地问飞安:"哥哥,刚刚妈妈真的说了那些话吗?我们的妈妈,开始喜欢我们了吗?"

  "嗯,我们的妈妈开始喜欢我们了!"

  飞安像是回答妹妹,其实说出来更是为了让自己相信。

  瑞朵握了握小拳头,给自己加油打气道:"瑞朵,要继续努力地去爱妈妈,她就会更喜欢我和哥哥的!"

  "吆喝,古珍琦,今儿耗子药喝多了,回光返照,临终悔改了,你这是不是就叫……叫……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不……不……你这种人即便死了,也还是个自私自利鬼!"陈月夹枪带棒地讽刺道。

  再次见到陈月这张嘴角,古珍琦只觉得恨得牙根痒痒,要说前世她有愧瑞朵、飞安,间接造成了两个孩子的悲剧。

  但陈月就是罪魁祸首,是直接屠杀她两个孩子的刽子手。

  前世她不屑陈月这种,今回娘家抢口饭吃,明回娘家拿个鸡蛋,顺便损损她,挖苦挖苦她,在她这弥补在婆家受到的不公平。

  古珍琦也只是回呛她几句,怼得她哑口无言便罢了。一口吃的,她真不稀罕,娘家做姑娘时,爸妈宠,哥哥们疼,从来不少她吃,吃的都是好的。

  村里人一年吃一次的肉,她隔三差五就有肉打牙祭;大哥打猎是一把好手;二哥常偷偷跑黑市;三哥有的是一把力气,大队上天天赚满工分,一年到头,她家分的粮足足的。

  在这个物资紧缺,缺衣少食的年代,村里家家户户,口粮紧巴巴,有粮时也会经常喝稀的,偶尔搭配点野菜,杂面饼子。

  她家顿顿吃干货,一个月能吃上几顿精粮,包子,饺子,面条,疙瘩汤,每次她吃到饱。

  真要她拉下身段和陈月抢吃的,她做不到,太丢范,她可干不出自己觉得丢脸丢到家的事。

  但重生归来就不同了!她带着对陈月彻骨的恨,别说一口吃的,一口米汤,陈月打今日起,也别想在她古珍琦这里喝到!

  "没听过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,我这样的祸害,命长着呢,足够亲眼看着你烂得枯嚓枯嚓的,骨头渣子都不剩,到时候我好心帮你薅薅坟头草!"

  陈月的斗志,被激发起来了,双手往腰上一叉,立马进入泼妇状态,破口大骂:"古珍琦,你个小婊砸,你才烂得骨头渣子不剩呢,像你这样恶毒的女人,小心一会变天,一道雷批死你……"

  古珍琦好不容易重生了,她好想抱抱、亲亲自己的宝贝们,不想和陈月这个泼妇浪费时间!

  收拾她,来日方长,比她多活的一辈子,可不是白活的。

  收拾陈月这样一个农村小泼妇,分分钟的事,方法多的是。

  古珍琦快步走到墙边,抄起大扫把,就往陈月身上重重招呼:"滚,立马给我滚出陈家,再敢动不动回来打秋风,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!"

  陈月用胳膊护在自己身前,叫嚷道"古珍琦,你凭什么,你别忘了你姓古,我姓陈,这里是陈家,该滚的是你,我凭什么滚,你有什么资格,你给我停手,再不停手我撕了你!"

  一旁看热闹的瑞朵,高兴得拍手:"妈妈好厉害,妈妈加油,妈妈打她……"

  飞安附和道:"打她,打她……"

  陈月一听怒火中烧,立刻将火气转移到两个孩子身上,不嫌事大地挑拨离间:"你们瞎高兴个屁,这个泼妇现在敢拿扫把打我,等我走了,打的就是你们,往死里打……"

  瑞朵瘦得只剩皮包骨的小脸,非常坚定道:"不会,我妈妈从来不会打我和哥哥的,妈妈喜欢我们,你讨厌,她才打你的,你该打,谁叫你抢我妈妈的饭!"

  飞安继续附和妹妹的话:"该打,该打……"

  瑞朵,飞安从不说假话,古珍琦只会冷暴力、无视两个孩子,顶多被烦极,气极声音大一点,语气恶劣一些。

  一根手指没对两个孩子动过,在上一世她回想这些的时候,赫然发现,她的这些冷漠,无视,不作为,厌恶……有时比直接动手更可恨!

  "她以前不打你们,不保准以后不打啊,她不是对我动手了吗?"

  "还有嘴说话,看来我下手轻了,扫把满足不了你了?"

  古珍琦说完,立马丢掉手里的扫把,跑回屋,再折回院子,手里拿着鸡毛掸子,高高举起,如雨点般落在陈月身上。

  痛得陈月一个劲地:"哎吆。哎吆……"满院子转圈,再也顾不上逞口舌之快。

  "滚,给我滚出去,再来我还打。"

  古珍琦下手一下比一下重,陈月痛得实在受不了了,朝着院门口跑去。

  到了院门口,还不忘丢下一句狠话:"古珍琦,你别嚣张,我去找我大姐,二姐回来一起收拾你,我就不信了,扒不掉你一身小贱人皮!"

  陈月走后,古珍琦立马丢掉鸡毛掸子,收拾一身的暴虐之气,转过头朝着瑞朵,飞安露出了温柔的笑。

  她蹲下身体,张开怀抱,温柔笑道:"宝贝们到妈妈怀里来,让我好好抱抱你们!"

第3章 前世愧疚,今世弥补

  瑞朵,飞安两个小孩子互相对视了一眼,脸上顿时炸开了笑容。

  瑞朵最先跑向古珍琦,一下撞进了她怀里。

  飞安见状,有些小害羞,小别扭地走向妈妈,停在了她面前,古珍琦看着自家儿砸,又别扭又可爱的小样子,顿感心里暖暖的。

  她伸手一把将飞安拉进了怀里,双手抱着两个失而复得的宝贝。

  这一刻,古珍琦空荡荡,被挖空的那颗心,瞬间被填得满满当当的。

  她产生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满足感和浓烈到无法形容的幸福感。

  但对两个瘦小干巴、衣服破旧、满头虱子的样子,愧疚万分,心中不停咒骂自己!

  她也暗自下定决心:要让两个白白净净、漂漂亮亮、肉肉呼呼的小可爱,快速归来!

  她要给他们除掉虱子、经常洗澡、多换好看的衣服、调理身体、驱赶走体内蛔虫、加强营养补充、多做好吃的、多陪他们讲故事、玩游戏,一家四口团聚……

  瑞朵的小脑袋,在古珍琦怀里轻轻地蹭,她实在是太,太,太,开心了,记忆中这是妈妈第一次抱她。

  曾经她和哥哥私底下,无数次探讨被妈妈抱,会是什么感觉?

  哥哥说:"暖暖的,软软的!"

  她满满地憧憬:"还有甜甜,香香的,不想离开的感觉!"

  现在抱着妈妈的感觉,除了哥哥和她想象的感觉,还有一种开心到想哭的冲动。

  飞安的小脑袋,自以为不被察觉地小心翼翼地贴了贴古珍琦,再偷偷飞快抬头瞄了她一眼。

  第一次被妈妈抱的感觉,太美好了!炎热夏日,他刚到院子,就会立刻出一身汗,但妈妈抱着他,竟然感觉暖洋洋的,一点也不热!

  他好想,好想,永永远远被妈妈抱着,也好想让三姑,村里嘲笑他,没妈妈疼,没妈妈爱,是个小乞丐,小可怜,有娘生,没娘要,有爹生没爹管的,那些人来看看,妈妈正抱着他和妹妹呢!

  他想现在就想牵着妹妹,去告诉那些人:"我们有妈妈要,有妈妈爱,有妈妈疼!"

  "妈妈身上是香香的,我和哥哥的身上是臭臭的!"

  瑞朵突然停顿了下,握了握小拳头,似乎要下什么重大的决定,梗了梗小脖子,眼眶红红的,她太舍不得妈妈的怀抱了。

  可是……

  她和哥哥是臭臭的,妈妈会嫌弃,下次不会再抱他们怎么办?

  已经被抱了一小会了,留一点给下次,像是奶奶给她的那颗糖。

  她跟着哥哥学,想吃了就拿出来用小舌尖舔一小小下,感觉到甜了再收好,下次再这样舔一舔……

  那颗糖她吃了好久,后来天太热要化掉了,她才和哥哥不舍地全吃进嘴里了。

  吃完之后,再没有过糖吃了,瑞朵很想,很想再吃一次糖,哪怕小小地小小的地再舔一下就好。

  "妈妈,你放开我和哥哥吧,留着下次抱,就像我们之前舔糖果一样。"

  "妈妈是香香的,我们臭臭的,会臭到妈妈,下次不再抱我们了!"

  "轰隆隆,轰隆隆……"古珍琦听完瑞朵、飞安的话,脑中一阵阵炸响。

  前世的她,真的是一时半刻人也没做!瑞朵,飞安出生当天,她就丢给王桂英了。

  要说她这个妈妈为他们做过什么?

  那就是在王桂英一次一次,低声下气的恳求和妈妈的劝说下,给他们俩心不甘情不愿地哺乳了半年。

  从没真正给过他们一个拥抱,没好言好语对他们说过一句话,唯一的好态度就是没用不耐烦的语气,极少数正常的说话。

  没给他们做过一件衣服,没给他们买过一样东西,哪怕一块小小的糖果,一根头绳……

  妈妈这个称呼,她压根不配,自私自利,她的世界里,只有她自己,曾一直荒诞地认为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。

  将自己当成了世界中心,把精致利已发挥到了极致!

  古珍琦真的不敢再去细想那些恶行,不堪的回忆,因为那些无疑在告诫她,对于她亲自生下来的两个孩子。

  她到底都做了什么,比直接打他们,骂他们,更可恶,更害死人的,是绝对的无视,冷漠,冷暴力……

  "妈妈,妈妈,你怎么了?不要一动不动得吓瑞朵,我害怕,呜呜……"

  瑞朵的哭声,将古珍琦从悔恨莫及,不可饶恕的记忆深渊拉了回来。

  她赶紧帮瑞朵擦眼泪,温柔哄慰道:"乖!瑞朵宝宝,妈妈没事,只是在想,妈妈太幸福了,拥有你和哥哥,这么好的两个天使宝贝!"

  瑞朵立马破涕为笑,挂着泪珠的长睫毛,一眨一眨的,湿漉漉的大眼睛,像极了可爱的精灵:"妈妈,说的是真的吗?我们是天使?"

  "是妈妈的天使!"古珍琦低下头,在他们各自瘦得仅剩下一层皮的小脸上亲了下。

  古珍琦看着两人脸颊凹陷颧骨突出,活像动物园见到的小猴子,眼睛发酸,要不是极力克制,她的眼泪会再次失控,此刻好像有一把大锤子一下一下地重锤在她心上,太疼,太疼了!

  瑞朵、飞安的饮食,她压根没关注过,她很少和陈家人同桌吃饭,作息时间对不上,他们饮食太单一,玉米糊糊,杂粮饼,蔬菜多米粒少的蔬菜粥,野菜饼,白薯,杂面窝窝头,榆钱儿,树叶团子……

  她光看就饱了,别说吃进嘴里了,王桂英当家,家里最好的,一般也是紧着自己先来!

  如今想来,瑞朵、飞安还能吃什么,无非是陈家人平日的那些吃食,她无法下咽的东西。

  "瑞朵,飞安,从今往后,妈妈再也不会让你吃苦了,那些难吃的东西,咱们一口不吃,妈妈天天给你们做好吃的,把我的两只小瘦猴子,养成胖娃娃!"

  "妈妈,我和哥哥,每天真的能吃到好吃的吗?我们不要吃奶奶给妈妈的,不做三姑那样的坏人。"

  古珍琦好想一个大嘴巴送走自己,她上一世要瞎了吗?

  这么贴心懂事、满心满眼全是她的孩子,她居然生完后,弃之不管。

  经历过二十一世纪的她,知道孩子的可贵,两岁多的宝宝,还一样被当做婴儿般宠爱呵护,每天陪着,游乐园玩耍,听故事书本,撒娇耍赖……

  她的孩子,已经讲话流利,懂事得,让人彻底忽略了他们小小的年龄。

  古珍琦伸出手温柔地揉了揉瑞朵的小脑袋:"妈妈有神奇的能力,有吃不完的好吃的,等一会给你们先洗澡,再展示给你们看。"

  瑞朵、飞安一听洗澡,一脸莫名地望向古珍琦:"一年洗一洗澡,新年时,奶奶给我和哥哥,涮啦过了!"

  "奶打了一盆温水,天太冷了,我们脱了衣服,给我们涮啦了几下。"

  古珍琦别过头,任由眼泪默默流,心痛到麻痹,孩子们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无声地控诉。

  古珍琦,你不是不配做妈妈!你连个人都不配做!老天给了你重生的机会,你要偿还前世的孽,补偿前世欠下的债!

  孩子们是你最大的罪,今生你只能为他们而活!

  古珍琦稍微调整好情绪,转回头,扫过瑞朵的头顶,发现头发里钻出了几只虱子,头发上还有一串串白白的,虱子产下的卵。

  瑞朵这时头痒得要伸手挠,小手熟练地从头上抓下两个虱子,拿给古珍琦看:"妈妈,它们咬瑞朵,好痒,身上也有虱子,奶这几天忙,没给我们抓虱子!"

  古珍琦心痛,愧疚的目光,盯着她小手里爬动的虱子:"乖!妈妈给你洗澡澡,以后每天洗个澡澡,再把它们永远清除,以后也不会生虱子了!更不会痒了!"

  一直沉默不语的飞安闻言,急忙问道:"真的吗?不会招虱子吗?不会再痒了吗?"

  "不会,咱们先去洗澡吧!顺带看妈妈如何帮你们清除虱子!"

  三个人来到厨房,瑞朵熟门熟路地去水缸里拿水瓢往锅里舀水,飞安则坐在灶膛前生火。

  古珍琦赶紧上前,从锅台上抱下瑞朵,去灶膛旁牵起飞安:"你们俩去玩吧,这些事,太危险了,以后不要再做,记住有妈妈在,我会照顾好你们的。"

  "可是妈妈……"

  古珍琦打断飞安的话,温柔道:"乖!洗澡后,妈妈给拿好吃的,比糖果还好吃!"

  心心念念,想再吃到糖果的瑞朵一听,拉上飞安就向院子跑。

  古珍琦不放心地朝院外叮嘱道:"就在院子玩,不要乱跑!"

  她开始利落地生火烧水,前世这会的自己,的确是个生活白痴,但……多活了几十年,在那段时间里,她太寂寞太无聊,要有寄托的事情打发时间,于是她将自己不会的全学了个遍。

  现在的她,真的是上得厅堂、下得厨房!

  她烧好水,再从空间了取出一早特意挑选可爱造型的儿童浴桶,一个粉色小鱼造型的;另一个蓝色小汽车造型的。

  在两个浴桶中放好洗澡的小鸭子玩具,不同味道的泡泡沐浴露。

  最后颤抖着手从空间里取出两套她亲手缝制,已然放了五十年的两套儿童套装。

  原本她以为再也没机会给他们亲手穿上,看他们穿上可爱的模样,只能寄托愧疚思念。

  没想到,老天爷宽恕仁慈地给了她,重来一次的机会,上一世没来得及为他们做的,今世终于有了机会。

  准备好这些,古珍琦站到厨房门口,朝院子里喊道:"瑞朵宝宝,飞安宝贝,洗澡啦!"

  她的话音落下一小会,瑞朵,飞安像两个小炮弹一样冲扑了过来,一人抱住她一条大腿。

  古珍琦弯下身,将两个孩子抱在怀里,瑞朵抬起小脑袋,在她脸颊上吧唧了两口,飞安犹豫了一下,学着妹妹的样子,轻得像羽毛拂过,也在她脸上亲了下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oyie.com/1668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