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5年是金命还是木命(1986年是火命还是木命)

到二姐家后,大家都先去看望父亲。一家人难得一次全部到齐,一时把父亲的那间小屋给挤得满满的了,父亲甚是高兴。大家关心父亲的身体,问他现在身体上有哪些状况。  

  “哎,人老了。没用了,给你们添了麻烦。”父亲幽幽的说道。听得我们心情无比难过。  “怎么这样说呢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我们说道:    “你就安心的养着便是,现在我们的条件已经得到改善,也不像那些年那么苦了。虽然还不能让你过的更好,但是,我们会尽力将你照顾好的。”  父亲得到了安慰,露出了欣慰的笑容。   

 大家开始与父亲闲聊,父亲的记忆还非常的好。他为了试他的记忆,他给我们背诗歌,居然能一气背上百句。 

 父亲遗传了些爷爷的记忆,我爷爷的记忆超常,能背四大名著。那时他为了提高哥哥姐姐干活的积极性和兴趣(听哥哥姐姐说的)。在每天的推磨时间里,他就将名著背一节给哥哥姐姐们听。大家不知不觉的就将劳动做完了。父亲在这个年龄了背那么上百句诗歌,中间能一点也不停顿,可见这记忆力也是很不错的了。   

 父亲一天学堂没进,能看书读报,能做些初中的题,可见他的领悟力还是很强的。解放后他经常会被请到我们当地一所高中校去上忆苦思甜课。 

 听过他课的学生后来给我们聊起,说我父亲很风趣幽默。他们很喜欢听他的课。记忆最深的是我父亲说他两、三岁就跟了我爷爷去挑担子,他一会跑我爷爷前面,一会又跑后面。他们当时觉得很吃惊,那么小怎么可能跟着去挑担子啊,原来我父亲说是他坐在了爷爷的箩筐里。我爷爷换肩,所以,他一会在前,一会在后了。    

  吃过晚饭后,我们兄妹九人聚在一起商量父亲的事。现在父亲的事很具体,因为已是瘫痪,最基本的生活都无法自理了。大小便都完全需要人帮助,每天还需得服用药物。

当然药不是很花钱,就每天吃两样药:左旋多巴安坦,这两样药都不怎么贵。不吃药他全身就会抖动的厉害。送去医院也没用。哥哥从县人民医院请过医生来诊断过,医生说去医院也没用,因为父亲是真老了,他的病是无法根治的了。身体的各种机能已经相当衰竭,医院去除了增加很多费用外,其他没什么帮助。  

  按传统风俗,赡养老人应该是儿子的事情。可我们家儿子都出去了,如果把父亲接到儿子处,儿子们的事业才刚起步,还不是很好,也没什么精力来照料。更具体的是,如果父亲在外过世了,以我们当地的风俗在外过世的回来除了能进儿子的家,就不能在进别人的家了,即使自己女儿的家也不能再进。那样父亲如果在外去世了回来只能凉露天里。来的客人也只能在露天中搭帐篷。

父亲的人缘关系好,他若去世,会来几百人送丧,这么多人在哪里办席呢?如果在女儿家去世的,就可在女儿家操办丧事。现在经过反复商量,还是只能在二姐家算是最利的,因为他们家离父亲的坟只有几里地,到时发丧也容易些。只有看二姐他们一家接受不。   

 二姐和二姐夫当即表态,同意父亲在他们那。接下来就是商量每月付多少钱给他们。没有出力就出钱。我们当地的风俗是女孩出嫁了就不再用支付娘家父母的赡养费。但是我们家姐姐们还是都站出来说要算上她们一份。

然后他们将我和现在还有些经济困难的大哥还有个姐姐排开,叫我们不用负担,经常回来看看,有个心意就是了。我不同意,因为我已有能力挣钱了,要算上我的那份。药费、生活费、护理费都由大家来承担。父亲的养老之事很顺利的就商量解决好了。  

最后二姐对我们说,叫我们在外放心的工作,他们会在家里将父亲护持好的,大家的心情也轻松多了。(未完待续)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oyie.com/369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