兰若轩含义(兰若轩品牌入驻抖音没)

明珠决定光明正大地穿过竹里馆经过青云居从正门出府。

哪料到:刚出兰若轩,一拐角,便看到不远处的明清月。

衣裙翩翩,轻盈飘逸,鲜艳的红色衬得明清月白皙的面庞,如彩霞般夺目,花儿般娇艳。

“妹妹清月见过姐姐!”明清月看到迎面走来的明珠,一脸浅笑,微微施礼问安。

端庄秀雅,如出水芙蓉。

“我竟不知道清月妹妹居然有如此雅兴,来这兰若轩散步呢?”明珠冲明清月微微一笑,状似不经意地说道。

“嗯,妹妹也只是饭后消食,来这边走走而已。”明清月神态略显尴尬。

明珠抬眸仔细地打量了下明清月,多日不见,她似乎长漂亮了不少。只见她身姿窈窕,带着少女含苞待放的风姿,像初春的柳条儿,柔软动人,面如桃花,艳若桃李,眉目流转间顾盼生姿,微挑的眉角,带着天然的魅惑风情。

‘看样子她们最近的日子过得实在太滋润了!’

明珠恨恨地握着手心,低垂眼眸,纤长的睫毛遮住眼底的黯然神伤。

她怎么可能让这对狼心狗肺的母女这么舒坦地活着!

要套话,那舍明清月取谁?

明珠眼珠一转,计上心来。

明珠一改以往的清冷,凑近她笑着开口道:“妹妹最近看起来气色不错哦—”

“小姐……”玲珑扯了下明清月的袖子,低声提醒道。

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。

这么难得的显摆机会,明清月怎么舍得放弃?

“那是当然啦!这段日子我娘代理明府内务、主持中聩,全府上下谁敢给她脸色看,所以不难想象,捎带着我也过得极为舒坦了。”她嘴角不自觉地扬起了得意的笑,“更何况最近我开始修身养性……”

“小姐……”玲珑很不安地又扯了扯明清月的袖子,她总是觉得明珠这么和颜悦色地跟明清月说话,有点不安好心,她担心明清月口无遮拦说出什么不该说的。

明清月被玲珑打断了话,有些薄怒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看她低下了头不说话才罢休。

“妹妹这都开始养生了?”明珠含笑地看着这一切,长长的睫毛如帘幕,遮住了她明眸中嘲讽的寒光。

“养生不养生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少了眼中盯肉中刺,心情莫名的好。”十指芊芊,长袖飘飘,肌肤胜雪,难得的是眉间居然还多了一份别样风情。

现如今,爹还被困在昭狱沦为阶下囚,大哥失踪,三哥重伤,明府都快要分崩离析了,她们倒好,坐享渔翁之利?!一个个养得花般娇嫩,给谁看?!

明珠心里气得七窍生烟,但依旧不动声色。

“你懂药理?” 明珠的明眸里露出一缕带着讽刺的微笑。

温暖如春的语气,却并没有让明清月觉得舒服,浑身阴冷而怪异。

“姐姐这话说得好生奇怪,清月并不懂什么药理,姐姐为何如此问啊?”清明月桃花眼里充斥着疑惑,低着头轻声回答道。

“不懂药理却敢给我下药?”明珠嘴角扬起一抹笑容,说得风淡云轻,声音却平添了一丝清冷,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又无关乎她的事儿。

“姐姐说妹妹下毒,可有证据?若是姐姐拿不出证据来那便是污蔑!”明清月反应过来,强装淡定地反驳道。

“本小姐需要污蔑你一个庶女?”明珠冷哼一声,慢悠悠地走近明清月。

明清月心里有些紧张,脸上却依旧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,含泪欲滴楚楚可怜的模样望着明珠说道:

“姐姐,你是高高在上的嫡女,而我只是一个卑贱的庶女,我知道你向来看不起我,处处刁难我,而我为了在宰相府求得一息生存,处处忍让,处处迁就,平日你说东我绝不敢说西,现如今,你却依旧要陷我于死地,诬陷我下毒,这种事情妹妹是万不可能忍让的……”明清月说得连自己都快感动哭了。

“事到如今,还敢强词夺理,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明珠看着她那副小人嘴脸,气得血往上翻。

明清月试探地问道:“姐姐可有证据?”

‘与其跟她纠结铁板钉钉的事实,不如从她嘴里套出来点有用的消息。’

明珠语气轻淡,勾唇一笑:“血枯可不是一般人能弄得到的。妹妹不如说说它哪来的?”。

明清月脸色苍白,身子止不住地颤抖不已。

其实明清月的性格最近的确被磨圆了不少,只见她深吸一口气强作镇定地抬头望着明珠,轻声说道:“姐姐也知道我不懂医学药理,怎么可能会下毒!血枯?妹妹闻所未闻。”

“不说也没关系。”明珠漫不经心地挑眉,一脸好奇地望着明朝月,“要不然你说说个中原因?”

“因为—我恨你!”明清月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。

“恨我?恨我是明府嫡长女?恨我受尽万般宠爱?”明珠璀璨一笑,明知故问地回道。

“小姐……”玲珑试图阻止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‘嫡女’、‘庶女’是明清月的逆鳞!更是她心中绕不过去的伤疤!

“是!凭什么?凭什么你就永远都是最好的?!爹爹偏爱你,哥哥护着你,你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凭什么?就凭你是个嫡女吗?!我虽然恨你,却又不得不在你面前装出谦逊尊敬的样子,连我娘都要在你们面前委曲求全、俯低作小,凭什么?!你知道吗,直到你娘死了,父亲下狱了,你大哥失踪了,你二哥重伤,我娘和我才扬眉吐气,这种当家作主的感觉真的太美妙了!我们不仅要将明府据为已有,还要将你们赶尽杀绝!赶尽杀绝!!”明清月突然情绪失控,变得有些歇斯底里。

“小姐……”玲珑拼命地拉着明清月往外走。

明珠的薄唇抿成一条线,上颚骨绷紧,整个人散发着冰冷的气息。

“赶尽杀绝?那爹入昭狱也是你们的手笔?”明珠挑眼看向明清月,眼神逐渐复杂起来。

“啊哈哈哈,你永远都想不到吧,我哥哥趁爹不注意潜入书房,要不然你以为谁能拿到爹的亲笔书函!”明清月得意地昂着头,轻哼道。

“明清月,你好大的胆子!”明珠冷冷一笑,神色诡异。

明清月笑靥如花,从未有过的得意猖狂:“我们当然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,如果不是有人背后撑腰,我们怎么敢对相府正妻下手?”

“谁?谁给你们的胆子!”明珠气得浑身发抖。

明清月笑得越发开心:“姐姐,你现在的样子真的让我很开心。你知道吗?我们不仅毒死了你的母亲,把父亲送进了大牢里,连你的二哥都是被我们派人刺杀的!你的大哥如今下落不明,想毕也是凶多吉少了!而你,只是一只丧家之犬……”

“明清月,这些也都是你的亲人!”明珠泪眼朦胧,眸中水光微颤。

“亲人?哼,你母亲抢走了我母亲的正妻之位,你们兄妹占据了我们兄妹的嫡子嫡女身份,害得我们在人前抬不起头,就连父亲,也都只偏爱你们!现在的这些都是你们罪有应得。”明清月恨恨地说道。

“可是这是我们的家啊,你们怎么可以让它支离破碎呢?”明珠如鲠在喉。

“家?有我母亲、哥哥在的地方才是家。”明清月漂亮的秋水眸熠熠生辉,笑得张狂无比,“如今整个明府都在我们手上,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啊—”

说完扬长而去,只剩下明珠一个人失魂落魄地站在那儿。

‘冷静,冷静,明珠,你一定要冷静下来!’明珠不停地跟自己说。

现在父亲现在身陷昭狱,不知道赵吟霜背后的人是否会对他动手,在她未救出父亲之前,她绝不允许这任何意外发生,可是她该怎么办呢?她又能怎么办呢?

大哥虽说下落不明,但听明清月的语气,他并不在她们手上,那现在他人在哪儿呢?是否安全呢?

二哥伤势惨重,整个明府都由赵吟霜把持着,二哥留在明府,恐怕她们迟早会对他下手,要怎样才能把二哥安全地移出府呢?移去哪儿比较妥当呢?清翎坊?广聚楼?清平王府?还是青云阁?

明珠的头脑里思绪纷飞。

胸口闷闷的,眼眶发热。

不自觉地早已泪流满面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oyie.com/840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