淦是什么梗网络(淦是什么梗出处)

1

认识江晨是在大三,宿舍举行的联谊活动里,他一个人冷冷清清的,也不说话,就是一杯杯的喝着酒。

可能是因为我的视线太强烈,江晨抬头看了眼我,紧接着脱口而出一个名字。

「月月,你回来啦!」

哦豁,我心下了然,这是睹脸思人,替身文学虽迟但到啊。

但是他的笑容晃了我的眼,那浅浅的梨涡和好看的虎牙,真好看。像极了记忆中的那张脸。

我趁着他醉酒加上了微信,结束后我向室友打听了他的信息。

「你说江晨啊,他是有个前女友,好像叫颜月,不过分手一个月了吧。」

颜月吗?

得知两个人的名字,我开始在校园网上搜索。最先出来的就是两个人在树林里拥吻的照片。

俊男靓女,不过我没有兴趣。在颜月为数不多的照片里只有一张正脸,我们俩像个五、六分。

帖子里多是嗑两个人 cp 的,不过我没兴趣,我比较关注颜月穿什么,吃什么,做什么。

就这样,我开始模仿颜月,因为我想追江晨,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。

距离上次联谊已经过去一个月,校园篮球赛开始了。根据我校园八卦小能手的室友所说,江晨也会参加,我就知道我的机会来了。

那天我画了个伪素颜的妆,穿上了白裙子,一双白色帆布鞋,高高扎起的……大波浪马尾。

没办法,我才烫的头发,实在舍不得拉直。

拿起新购的白色帆布包我就跑去了篮球场。我对篮球没有兴趣,只是站在树荫下冷漠的看着远处的热闹。

瞧着时间差不多了,我才拿出水洒了一点在头顶,我对妆容的防水性还是很自信的。

江晨脸好,分手后贴上来的女生就更多了。而我,一身小白花打扮在一众妖艳贱货面前格外突出。

更何况我还有必杀技,一张和颜月很像的脸。

如我所料,江晨看见我之后明显错愕,我趁机将手里的毛巾和水递了出去。

「江学长,你球打的真好。」

我仰着头,故作倾慕状。

「谢谢。」

「你叫什么名字?」

江晨还是接过了我的东西。

「我叫陆知夏。」

说完我就离开了,没有人看见我勾起的一抹玩味的笑。

回到寝室,我换下连衣裙,卸了妆。之前加的微信就派上用场了。

「江学长你好,我是陆知夏。」

「你好,谢谢你送给我的水。」

「不客气。」

江晨那边没有再回消息,我也没管,自顾自的做着事情。

「夏夏你干嘛呢。」

是室友好奇,我在看白莲花讲解视频,忘记关声音了。

「我啊,在钓鱼。」

室友被我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弄懵逼了,以为我不想说,也就没追问。

2

我连续两天都没有联系江晨,倒是他自己给我发来了消息。

「知夏学妹,为了感谢你,我今天中午请你吃饭可以吗?」

「那先谢谢学长啦!」

十一点约女孩子出门,妥妥的直男。

江晨如我所料,开始对我好奇,从他开始主动约我就能看出来。

吃饭的地方在校门口的一家小餐馆,我从没来过。但是从我搜集的资料上来看,江晨倒是经常和颜月来吃。

哦,有一点我忘记强调了,江有晨一个标准的男主身世。

智商高,颜值高,却没有钱。

而我,一个平平无奇的富家千金。只能放下我昂贵的包,背上特意做旧的帆布包,大概是为了照顾江晨的自尊心。

「想吃什么?可以……自己点。」

我今天特意照着颜月的脸画妆,江晨大约是触脸生情了,神色复杂。

「糖醋排骨和鱼香肉丝就好。」

前者是江晨爱吃的,后者则是颜月爱吃的。

我发现他的情绪开始有些失控,得再下一挤猛药。

「那个,学长我不吃香菜也不吃葱,你要是喜欢我也没有意见的。」

「没有……」

「什么?」

「没事,我也不吃。」

之后江晨整个人都心不在焉,总是会盯着我的脸发呆。我心知肚明但面上还是一副害羞的模样。

最后是江晨送我到宿舍楼下,快上去时我收到了舍友的消息。

一个「我准备好了」的表情包,我立刻会意假装被小石子绊倒,朝着江晨怀里扑去。

「没事吧?」

「没有,谢谢学长,我先走了。」

我一把推开江晨,往宿舍楼里跑去。笑话,老娘还要干大事,下一步计划就要进行了。

而我这幅样子落在江晨眼里,就是害羞到落荒而逃。

啧,一举两得最舒服了。

我前脚刚进宿舍,后脚舍友就回来了。

由于某些经济交易,所以我和室友是二人寝,她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我的好闺蜜。

「夏夏!照片到手了,真有你的。」

室友兴奋的扑在我身上,我佯装嫌弃的推开她。

不得不说,我室友真的有当狗仔的潜质,不仅能打听到全面的八卦,还拍得一手好照片。

照片里的我微微昂着头看向江晨,整个人扑在他怀里,而他低着头扶住我的双手。

让不明所以的人看见这张照片,第一反应肯定是江晨要和我拥吻。而这,也是我想要的效果。

第二天,我和江晨的照片出现在了校园网的头版。

标题也很劲爆《震惊,校草无缝衔接究竟为何!》

贴子里楼已经盖了几千层,八卦人,八卦魂,熬夜冲浪人上人。

我草草刷了一下,一半在骂我,一小半在好奇我是谁,另一小半在替颜月骂江晨。

关掉手机,我还是那一副小白花打扮。每周日下午江晨一定会去图书馆,而我要赶在他前面。

路上不乏有认出我的,朝着我自以为隐蔽的指指点点,我讨厌这样的感觉。

说实话,我长的很漂亮,只不过我总把自己往妖艳贱货那方面打扮。之前也有人在学校表白墙捞我,被我用金钱力量给撤掉了。

这一次,我得抓紧攻略下江晨,毕竟我快没有耐心了。

接下来就该给他演一出好戏咯!

「就是你勾引的江晨?」

扎着马尾的室友画着烟熏大浓妆一把拽过我的包,她身后还跟着几个发色各异的……杀马特。

我差一点出戏,烟熏大浓妆是出自我手,但这几个杀马特是怎么回事啊。

「我没有,我只是喜欢学长。」

「放狗屁,都他妈亲在一起了,还说你没有勾引江晨。」

室友高举着手,抡起就要打我,耳边是隐约响起的掌风。

卧槽,这个女人来真的。我从她那一双乌漆嘛黑的大眼睛里读出了她的想法。

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。

全他妈扯淡,这狗比就是要报复我把她得痔疮的事情告诉她男神。

我认命的闭上眼睛,预期的疼痛并没有产生。

是江晨,他抓住了室友的手。

「你要对我女朋友做什么?」

室友咬了咬唇,没说话,带着一群杀马特轰轰烈烈的来又惨惨戚戚的走。

查觉到江晨在看我,我把头扬起,眼里是刚刚酝酿好的泪花。

「学长,你刚刚是认真的吗?」

「还能骗你不成。」

江晨又笑了,三分真七分假。我也笑了,眼里满是对那张脸的贪恋。

3

江晨第一次带我去见他的朋友们就被灌醉,抱着我一直喊颜月的名字。

「月月,你回来了,不要走好不好。」

清秀的脸上满是祈求,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。

包厢里其他人都如临大敌,好像是怕我发飙走人。我只是轻轻抱住江晨,耐心的哄着他。

「好,我不走,晨哥哥笑一个吧。」

江晨乖巧的咧开笑脸,这一次七分真三分假。

喝醉酒的江晨特别粘人,我走到哪他跟到哪,但嘴里念叨的出来不是我的名字。

就那次聚会后,所有人都认为我爱惨了江晨,包括他自己。

毕竟,有哪个女生愿意成为别人的替身呢?但我不在乎,我只希望江晨多笑笑。

我们大学期间,校园贴流传最久的一句话就是:只要江晨笑一笑,就有知夏舔狗到。

毕业后,我和江晨同居了,他凭借出色的业务能力进了一家前 500 强企业。成了办公室里的一名打杂小弟,还是随叫随到的那种。

那段时间江晨很落寞,脸上的笑容也少了,我只好拜托我亲爱滴爹地。

「爹地,爱你哟,我好想你嘞~」

夹的我嗓子里的拖鞋都要吐出来了。

「有事说,有屁放,要钱找你妈,出力找你弟。」

「不是啦爹地,是我男朋友在咱们家分公司上班啦,咱能不能浅浅提拔他一下子啦。」

「想都别想,你爹我这辈子最瞧不起吃软饭的。」

「我亲爱的爹地,求求你了他不知道我的家世的。」

「那小萧呢?」

「提他做什么,我们早就不联系了。」

「你男朋友叫什么?」

「江晨,江河的江,早晨的晨。」

挂掉电话,我有些沮丧。我爹口中的小萧全名楚萧,是我的竹马,也是我喜欢了十七年的人。

我刚高考完,准备向他告白,他却消失了,从我的人生中消失的彻彻底底。他甚至连一张照片都没留给我,就离开了。

我不知道他去哪里了,发了疯的找他,总觉得明天他就会出现,可他确实是离开了。

我找不到他了。

直到我遇见了江晨,他的笑容像极了楚萧,简直一模一样。

很公平,他思念颜月,我怀念楚萧。

各取所需罢了,只是我伪装的很好,没人知道楚萧的存在。

那天下班回家的江晨很开心,脸上笑容就没淡下去过。

我以为是我爹动了手脚,他升职加薪了。后来我才知道,颜月回来了。

凭什么。

他的颜月回来了,那我的楚萧呢?

既然我不好过,那他们也别想好过。

从我们在一起到如今已经七年,江晨身边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。

但无论他身边的朋友换了多少,都知道江晨有一个爱他如命的女朋友,更知道他有一个白月光前任。

而我每次都会在各种不小心下透露江晨的白月光和我长得很像。

每一次都能收获同情的目光,这也怪不得我,谁叫江晨一直到现在喝醉酒还是会喊颜月的名字。

其实江晨有遇见过长得更像颜月的女孩,但是他没有和我分手,大概是因为我永远顺从他,只要他笑一笑我就能被他哄好。

毕竟我不图他钱,不图他事业,包容他一切坏毛病,这样的女孩子谁呢舍得呢?

但如今正主回来了,我也该退下。只是走之前,这渣男名声他江晨背定了。

4

最近江晨回来的时间越来越晚,甚至夜不归宿。

当年颜月为了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就能放弃他,如今回来又有几分真情实意。

「夏夏,今晚公司加班,我就不回来了。」

收到江晨的消息,我不由冷笑。

当年的白莲花攻略我也不是白看的。

我直接跑去了闺蜜家里,也就是我的大学室友。

她现在是一名娱乐记者,当然通俗一点就是营销号。

「哟,夏小姐不去找你的晨哥哥演戏了?」

「这不是想你了么?」

「可别,您那演技太好了,我可分不清,这次是为点什么。」

我这七年找她陆陆续续搭过不少戏。

「这不是颜月回来了么,我准备抽身了。」

「你那替身游戏不玩了?」

「大漏特漏,我们这叫各取所需,现在他的小宝贝回来了,我该优雅落幕了。」

「啊对对对,今天演哪出戏啊?」

「您且瞧好吧!」

晚上十点左右我给江晨打了一个电话,没接。

也是,美人在怀又怎能坐怀不乱。

一连打了十个,电话也没有被接起,我立刻给江晨的同事黑哥发微信。

「黑哥,江晨和你在一块加班吗?我打不通他的电话。」

那边消息来的很快。

「没有啊,小江今天大老早就请假了,不是给你过生日吗?」

「谢谢黑哥,我生日还没到,你联系上江晨能不能告诉他,我今晚去闺蜜家了。」

「好的,没问题。」

黑哥是江晨前辈,顶多敲打一下他,但嘴巴不多,还是要和江晨的女同事通通气。

小绿是他们办公室嘴巴最多的,正义感很强,好几次江晨喝醉满街找颜月都是她告诉我的。

「绿绿,你们办公室有谁生日吗?」

「没有啊,江晨不是去给你过生日吗?」

「我……生日还没到。」

「啊,那今天问他是不是给女朋友过生日他笑的一脸开心。」

「可能是同学吧。」

「这可是大事,你要注意一点!」

「谢谢你,我知道了。」

发完消息我得意的向闺蜜挑眉。

看,姐的手段多么高明。

她给了我无情的一个白眼,并且残忍的挖了我一半面霜。

「擦,李晴你要点脸,这他妈一万多一瓶。」

「滚,你上次从老娘那里拿走的一箱面膜多少钱心里没数啊。」

咳咳,上次的面膜是有点贵,和江晨在一块我确实是不敢用他认识的好货,只能在护肤品方面往贵了用。

为了不让江晨起疑心,我连几千块的包包都不敢背。

晚上和李晴闹到两点才睡觉,等起来的时候手机已经有十几个未接来电。微信也被江晨轰炸一遍。

等到我起床吃过午饭才慢悠悠的给江晨回播电话。

「陆知夏,你什么意思!」

「怎么了阿晨?」

「你干什么给黑哥他们发微信,你知道公司的人现在都怎么说我的吗?」

「你骗我的时候在干什么。」

「……对不起夏夏,我昨天朋友过生日,我怕你多想。」

「没事啊,你好好上班,我先挂了。」

全天下男人都一个德行,男人的嘴骗人的鬼。

然后我就被李晴扫地出门了,她新交的小奶狗男朋友要来,怕我打扰他们没羞没臊。

别人对象按年换,她李晴对象按天换。

我在马路牙子上走了一会,突然觉得挺没意思的,没有楚萧的世界好像哪哪都不得劲。

这个时候只有回到我爱的避风港才能给予我一些温暖。

我已经幻想到爸妈和我弟一把鼻涕一把泪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样子。

说走就走,我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,上一次还是在一个月之前,回去偷摸拿了我爸私房钱。气的老爷子当场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。

「Surprise,我回来啦!」

一片寂静。

其实场景有些尴尬,他们正在吃饭,其乐融融的。

我爸妈坐在右边,我弟坐在左边而他旁边是一个消失了九年的男人。

「知夏,好久不见。」

我听见了,是他。

握住包包的手又紧了一点,泪水在眼框里打转。

「呵,最好再也不见。」

我立刻夺门而出,出门的那一刻我后悔了,这特么是我家,该走的明明是他。

就在我转身后,与男人撞了个满怀。鼻子碰上他坚挺的胸膛酸的厉害,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。

「别哭,都是我的错,我回来了,再也不走了。」

「楚先生,请自重,我有男朋友了。」

楚辞握着我肩膀的手加重了力气,眼神里有些受伤。

我偏过头去不看他。

等我,等我结束了这场闹剧,处理好所有的流言蜚语,再来好好爱你。

5

楚萧说他刚回国,借住在我家,这让我有家都不敢回。

而江晨那边,自然要越快分手越好。

没让我等多久,李晴给我带来了好消息,江晨和颜月开房了!

至于李晴能知道这么多,还是源于大学基础打的好,她毕业后拿着大学攒下的生活费开了个娱乐公司。

她公司有句名言: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我拍不到!

也不枉我花费大量金钱在她公司雇人调查江晨。

「晴晴宝贝~来接我嘛~~」

没办法,江晨太菜了,工作几年也只能贷款买一辆车,还被他开走了。

「……在哪。」

淦!是楚萧的声音。

不对,李晴怎么和楚萧在一块!

「啊哈哈,晴晴呢?」

「呜呜呜,夏夏,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。」

这个见利忘友的家伙,卖我也卖的太快了,现在我着急找江晨,只好将地址报给楚萧。

没让我等多久,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面前,副驾驶的车窗摇下,是楚萧那张帅脸。

「上车。」

我想拉后座们,但是被楚萧锁了,透过玻璃依稀能看见李晴朝我做鬼脸。

无奈,我只好拉开副驾门坐上去。

「去哪?」

「夏日酒店。」

楚萧迟疑了一下,最终打开了导航。

「夏夏,你说江晨怎么就想不开去你家的酒店开房呢?」

「呵,他去哪我都能捉住。」

「也是哈,这种渣男,你也别太伤心了。」

伤心?

李晴怎么驴唇不对马嘴的,直到我看见楚萧攥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用力,我就明白李晴的心思了。

卖惨啊,好方法,我决定不计较她刚刚见利忘友的行为了。

可是有点舍不得,我没有接李晴的话,和她在微信里聊的开心。

车内就只剩下导航的电子音。

「到了,下车吧。」

酒店有专人停车,楚萧就和我们一起进了酒店大堂。

「欢迎光临!」

「不好意思,找一下你们经理。」

「请问您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?」

「你报陆知夏的名字就可以了,麻烦了。」

那前台服务小姐大约是见我们三人来势汹汹,也没多说什么很快就把经理找了出来。

「原来是大小姐来了,我姓李,您叫我小李就好了。」

李经理大约三十多岁,这声小李我是叫不出来的。

通过李经理,我很快查到了江城所在的房间并且拿到了房卡。

我决定让李晴敲门。

「你好,服务员。」

里面没有回应,我让李晴持续敲门。

「我们不需要服务。」

是江晨的声音,还有些气虚,只怕是刚刚一直在运动吧。

我冷笑一下,用备用房卡刷开了门。只是刚入眼男女交叠的模样,眼睛就被一双大手给附上。

「不要看。」

是楚萧。

我只好一把将他的手拍下。

「我又不是小孩子了。」

楚萧没有说话,只是站在我的身前,而房间里充斥着女人的尖叫声。

待我能看清时床上的两人已经盖上了被子。

「夏夏,你怎么在这里?!」

江晨看清了我,有些震惊。

「呵,我不来可看不到这出好戏。」

「我……」

「我和阿晨只是酒后乱性,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,姐姐你别误会……呜呜呜」

瞧瞧,我还没有说什么,颜月就开始哭起来,比起装我还是比不过她。

「呸,你要脸吗,青天白日的你骗鬼呢?我们夏夏芳龄二十六,比你这个奔三的老阿姨不知道年轻貌美多少。」

李晴双手抱胸将颜月怼的说不出话。

我则是拿出手机,给两人录了个视频。

「江晨,今天是你背叛我的,分手吧。」

「好样的,陆知夏你别后悔!」

哇哦~

该来的总会来,标准的追妻火葬场台词,或许我可以期待一下江晨的表演?

没有理会江晨,我们离开了。

楚萧则是帮我将东西搬到李晴家,离开前拉住了我的手。

「干嘛?」

「有我在不会让你再受伤。」

「哟,说的和真的一样,早干嘛去了!」

「…….」

我朝他翻了个白眼,将门狠狠关上。

6

楚萧这几天都在约我,我都是干脆利落的拒绝,李晴却看不下去了。

「我的大小姐,你在别扭什么,你不是可稀罕他了么?」

「切,稀罕归稀罕,他当年一走了之凭什么他回来我就必须等他啊。」

「行吧行吧,你自己看着办咯,我约会去了,see you~」

李晴给我一个飞吻,我故作干呕状。

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纠结什么,在江晨身边装模作样七年,我好像不会爱了。

我不知道楚萧当年为什么离开,现在又为什么回来。我害怕一切都物是人非,也质疑楚萧对我的爱。

叮咚~

是我给楚萧设置的微信特别提示音,他发来了三条信息。

「夏夏,今天的天气特别适合去游乐园哦!」

配图是楚萧迎着日光的自拍照。

「我带你去玩吧!」

「楚萧,我长大了。」

那边一直提示正在输入中,想到楚萧手足无措的样子我就有些发笑。

「但是我可以勉为其难的陪你去。」

这次对面信息来的很快。

「我马上来接你!」

放下手机,我长呼一口气,撸起袖子就将李晴珍藏的「宝贝」们全部征用了,但更多的还是私人订制。

考虑到去游乐园,所以我只是才用了体恤搭长裤的方式,见到楚萧才发现我两穿的更情侣装似的。

车上。

「为什么想到去游乐园?」

「记得你以前说过想去。」

这句话一下子将我拉进回忆里。

小时候我们都背负着学业的压力,骨子里总是高傲的,不愿意比别人低一点,放假对我们来说是奢侈的。

那时候很累,很苦,却很充实。我和楚萧约定高考结束就满世界玩,弥补缺失的经历,而第一个地点就是游乐园。

他却爽约了。

「嗯,终究是以前。」

我侧过头看向窗外,楚萧没有说话。

路程不长,很快就到了。我以为自己不会对游乐园再感兴趣,却还是被欢声笑语勾起了兴致。

楚萧被我拉着跑上跑下,排了一个又一个队,买了很多纪念品。

我还给他带上了一个小熊耳朵的发箍,笑话了他好久,他却没有一句怨言。

最后,天黑了,而我们还有一个项目没有体验。

摩天轮——电视剧经典桥段高产地,情侣必备。

他会和我表白吗?

摩天轮缓缓升起,我被繁华又迷人的城市夜景吸引。

「我高考结束就生病了。」

楚萧突兀的开口,我能查觉到他的局促。

我没有打断他,只是手握了拳,扣的死死的。

「当时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,说我可能活不过三天,你别哭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」

他看见我哭有些手忙脚乱的,不知道怎么办。我不顾形象的抹掉眼泪,带着哭腔开口。

「你继续说!」

「万幸我挺过了那三天,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,怕你伤心就不告而别了,后来我去了国外治疗,直到痊愈我才回国。」

「夏夏,我是幸运的,从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就坚信。」

「我缺失了你生活里的七年,但我想我们未来能有无数个七年,我想一直陪着你,保护你。」

「直到永生花凋零,我也依然爱你。」

「所以,陆知夏小姐,你愿意成为楚萧的女朋友吗?」

我哭成了泪人,说不出话,只是拼命点头。

最终,我们在摩天轮的最高处。

拥抱,接吻。

7

楚萧是个狗逼。

和他在一起之后这家伙就暗戳戳的想在我爸妈面前公开。

但是我又记起之前在我爹面前装过一回,这不是打我的脸吗!

这家伙居然在我和老爸打电话的时候叫我「宝贝」,就这么被迫公开了。

可是真的好苏好撩啊!

今天,就是我爸给我下的最后通牒,要我把男朋友给带回去做客。

「都怪你,我不要脸的吗?回去肯定要被陆知行笑话!」

陆知行是我弟弟,也是陆家未来的接班人,从小和我吵闹到大。

「好好好,我的错。」

楚萧摸了摸我的头,一脸傻笑的把车钥匙拿给我。

我挺馋楚萧的车,所以就霸占了使用权。

开车出小区时,看见门口停了一辆计程车,我有一瞬间愣神。

「怎么了?」

「李晴小区里居然还有搭计程车的么?」

「或许是有急事吧。」

「也是。」

我点点头,专心开车。

只是我一发动车子,那辆计程车也开动了,接下来我往哪开,这辆计程车就往哪开。

「萧宝贝,那辆车在跟踪我们。」

「嗯,别怕有我在。」

楚萧盯着后视镜,掏出手机时刻准备拨打 110。

「你说会不会是绑架啊,识破了我千金大小姐的身份,发现我貌美如花,要和我来场强取豪夺的爱情~」

我越想越兴奋,开始摇头晃脑。

「好好开车,想什么呢,你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。」

我吐了吐舌头,继续开车,只是分了几分精力在后车上。

离我家越来越近,我是很相信小区安保的能力。

可是好奇心害死猫,我一个狠心把车打一个侧弯,逼挺了后面那辆计程车。

车上下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江晨。

「江晨你有病啊,跟踪我。」

「夏夏,对不起,我和颜月就是个误会,我最爱的就是你。」

「不……我只爱你一个人。」

楚萧不乐意了,长臂一伸将我揽入怀里。

「少在这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夏夏是我的天鹅肉。」

「呸,你就是个替代品,你难道不知道你和我长相相似五分吗?」

哦嚯,追妻火葬场和替身梗的碰撞。

男人的战场,我瑟瑟发抖。

「纠正一下,我和夏夏青梅竹马,要不是我出国了,你以为今天你能站在我面前?」

替身是谁,不言而喻。

江晨像是被定格了一样,有点愣神,随即又面容扭曲,对楚萧的话双耳不闻。

「陆知夏,你跟了他不就是为了钱,拜金女。」

我见他盯着小区大门看,乐了。

「这,我家,北京户口,三栋房。」

「上次那个包,私制十五万,那箱面膜一片 680。」

「呀,小丑竟是你自己,就不告诉你,就不给你花钱,气死你略略略略。」

说完我就拽着楚萧上车,送了江晨一汽车尾气。

「爸比,妈咪,我回来啦~」

我张开双手准备迎接爱的抱抱。

「诶呦,小萧来啦,快来坐,别害羞当自己家住。」

……

好尴尬呀,我看见楚萧憋着笑,拧了他一把,被我妈一把拍掉。

「干什么欺负人家小萧,洗水果去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

我走进厨房,听见客厅笑声不停,才觉得有种真实感。

他回来了,真好。

只是这个老狗比到底是怎么把我户口本骗出来的啊!

8

后来,听李晴说,颜月和江晨都没个好下场。

当时他们两个是恩爱了一段时间,只是江晨公司里流言蜚语不断,给了他很大压力。

而颜月又一而再再而三的问他要钱买奢侈品。

两个人就天天吵架,导致江晨工作分心,合同出了大错,被开除。

恰逢颜月债主追上门才知道,颜月当初出国留学,交了个美国男朋友,抽烟喝酒赌博样样精通。

她自己在国外混不下去才回国找江晨当接盘侠。

回来后又耐不住去赌博,把钱全输了,还欠了一屁股外债。

两个人分手大闹一场,互相骂些不入流的话。

江晨被开除后到处投简历,要不就是人家看不上他,要不就是他嫌工资太低了,迟迟没有找到工作。

还放了 hr 好几次鸽子,名声在圈子里彻底臭了。

那天他来堵我就是听说我找了个,有钱又长的像他的男朋友,就借了合租室友的计程车来堵我。

哦,那一次我把他送进局子了。

后来他的生活怎么样我不清楚,我也让李晴别再关注他。

毕竟我不感兴趣,而且,我觉得楚萧这个狗男人要求婚了。

事实证明,女人的第六感很准。

不知道他在哪里看的教程,卧室的床用玫瑰花摆成心形。

亲朋好友的礼炮攻击,揶揄的调侃,都不如他单膝跪地那一刻冲击来的猛烈。

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掉,听着他将我规划在他的未来里,憧憬以后的生活。

他说。

「你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,在那些灰暗的日子里,是我活下去的动力。」

「我将用一生去呵护你,保护你。」

「陆知夏你愿意嫁给楚萧吗?」

「我愿意!」

戒指被戴上无名指,最后双手交握。

全文完。

文非原创,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文!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oyie.com/272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