鸡掰是什么意思呀2018(鸡掰是什么意思网络用语)

第二章 墨方

陈玉楼把玩扇子的手一顿,却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越过了人群,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这么年轻?

陈玉楼本以为是村寨中的老人,或者是凶悍的山民,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一个年轻人。

他在打量洛尘,洛尘也在看他们。

‘跟电视剧里不一样,真正的陈玉楼果然相貌不俗。’

洛尘不会相面,但对方眼中的自信,以及那份悠然自在的气质,他还是看得出来的:‘高个子应该是昆仑,确实高大,这得有两米四了吧,另一个女子,想来就是月亮门红姑娘了。’

“在下陈玉楼,一介行商,初来此地,并无恶意。”

陈玉楼抱了下手:“来,拐子,把东西拿出来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花玛拐连忙让后面的人将东西拿出来,他们既然扮作商贩,那东西肯定都是有准备的,洛尘看了几眼便对众人说:“没事,把武器都放下吧,只是来这里贩卖东西的行商罢了,大家有要换取的东西吗,可以拿出来跟他们换。”

“东西给我们看看。”

有洛尘作保,村寨中的众人也就放下了担忧,开始拿出皮毛、草药,而这些事都由花玛拐应对,那事他比较熟悉。

陈玉楼本想在村寨中寻一个向导,就近看看瓶山的状况,只是遇到了洛尘,有些不知如何开口了。

因为他摸不清洛尘的身份,可隐约间,陈玉楼还是察觉到了洛尘的反应,对方是冲自己来的啊。

“你在做什么呢?”

红姑娘找到了角落里的荣保夷晓,见他正在把玩一个方块型的木器。

木器有六个面,涂上了不同的颜色,一共有27块,赫然是一个墨方,是洛尘这一年来闲得无聊制作出的玩具之一。

“这是墨方,可以打乱了拼起来。”

荣保夷晓家是村子里专门给人做法事的,因此他会说官话,为人也机灵。

“能给我看看吗?”

“嗯。”

荣保夷晓将墨方递给了红姑娘,后者试着转了转,她是古彩戏法的传人,本就心灵手巧,但初次遇到墨方,一时间也难以复原。

“这东西你们换吗?”

红姑娘询问,却见荣保夷晓摇头:“不行不行,这是尘大哥做的,村寨里的人吩咐过,尘大哥的东西,我们一个都不能乱弄,你们要是想买,得亲自问他。”

“阁下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陈玉楼准备试探一下洛尘,询问道:“兄弟气度不凡,不知是哪座山上的元良?”

“无有元良。”

洛尘回道:“黑木山腰一座庙,千年寺门拆柴烧,弹线规矩度方圆,月晴涨潮上梁房。”

说完,洛尘也没反问陈玉楼的身份,径直去到荣保夷晓身边,防止这小子再像原主一样,被陈玉楼一行坑蒙拐骗的再带去攒馆。

“这他娘的,在这跟老子瞎鸡掰什么呢。”

罗老歪知道这是黑话,但他不像陈玉楼,能够听懂洛尘话里的意思

“总把头。”

红姑娘走到了陈玉楼身边,她也听见了洛尘所说的山经里的切口:“黑木山就是一群手艺人,算不得什么。”

黑白两道都以‘山’为字号,每座山代表着一个个独立的行业或者体系,天下名山三十六,小山七十二,黑木山指代的便是木匠墨师,也就是一群手艺人。

其他还有要饭的自称‘百花山’,古彩戏法、杂耍卖艺为生的‘月亮山’,而在道门便自称‘北极山’。

“黑木山腰一座庙,这是自谦之词。”

山腰,不上不下,认为自己在这世间的手艺人里地位平平,没什么势力。

千年寺门拆柴烧,柴火指的是传承,意思是洛尘的这门手艺有上千年的传承,老祖宗的东西,借此混口饭吃。

“弹线规矩度方圆,有些狂妄了。”

这句话的意思是,在自家的手艺里,他说了的才是规矩,体现洛尘对自身本领的强大自信。

只是最后一句话,月晴涨潮都是说‘时候’,上梁房便是‘办事情’。

“时候到了,自然会与我们说道。”

陈玉楼是个人物,随机应变,哪怕遇到了洛尘,也能镇定自若,他已经意识到,想要去瓶山,这村寨恐怕是不会有人给他带路了。

“那怎么办?难道算了?”

“这小王八蛋,看老子不一枪毙了他!”

罗老歪急了,陈玉楼连忙拦住他:“罗帅!别心急,我们又不赶时间,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坏事。”

“对了总把头,你看这东西。”

红姑娘将墨方拿到了陈玉楼面前,后者头眉头一挑,仔细端倪:“这东西倒是头一次见,看着像个锻炼脑子的器物。”

把玩着墨方,陈玉楼开始转动,他经验丰富,很快便知道这东西的玩法,是要将其拼回原本的六面颜色。

“有点像华容道。”

华容道是一种积木游戏,通过推动大小方块,完成脱困,红姑娘是月亮门出身,对此道颇为熟悉:“不知道规律,只凭自己转,得耗费点时间。”

在场的多是能撬门开锁的卸岭力士,小小一个墨方若是能难住他们,这就有些侮辱人智商了。

毕竟华夏老祖宗传下的精巧机关,那是不计其数,区区墨方这等西洋玩意儿,算得了什么?

当然,因为洛尘的出现,在这个世界,墨方可不是西洋玩意儿。

“咔咔咔。”

陈玉楼花了十来分钟,拼出了墨方的其中一面,将其丢给了红姑娘:“难度不小,但确有其规律,找对了,就能解开。”

“你是月亮门的,试试看,要花多少功夫把墨方的六面都拼出来。”

墨方的谜题并不简单,即便是陈玉楼,他本来就不谙此道。

如今拼出一面,面子有了,至于接下来的难题,那就不关他陈玉楼的事了。

“能制造出这等神奇事物的人,想来不是寻常之辈,千年寺门拆柴烧,千年的传承,了不得了不得。”

摇着扇子,陈玉楼朝洛尘所在的方向走去。

他是湘地几十万响马的总把头,胆色气魄过人,遇到洛尘这样的奇人异士,立刻生出了爱才之心,想要结交一番。

“常胜山上有高楼,四方英雄到此来,龙楼宝殿平地起,弹线规矩听墨师。”

既然要结交,那自然不能再藏着掖着,陈玉楼也是个有胆色的,哪怕身处苗寨之中也是不惧,径直道出了自己的身份。

不道出也没用,因为洛尘似乎已经看出他是谁了。

既然对方知道,又没打算出手,就意味着洛尘没有恶意,此时再用行商遮掩,倒是显得他陈玉楼小家子气。

陈玉楼胆大心细,可他最好面子,那是宁可死了,也不愿丢人。

“在下陈玉楼。”

“洛尘。”

见陈玉楼坦明身份,洛尘便邀请对方到自己的家中作客。

他本身就要下墓,既然陈玉楼在了,洛尘也不用遮掩,一些事情,他可以直接告诉他。

瓶山洛尘去过,那处悬崖他也上过,但具体墓穴在哪,洛尘真的不清楚。

“陈兄,我知道你此行的目的,是瓶山。”

“嘿!”

听洛尘开口,罗老歪当即拔枪:“你小子,敢情也是个来抢吃食的,老子一枪毙了你。”

“罗帅!”

陈玉楼连忙制止:“罗帅性子急,洛兄弟还请见谅。”

“嗯。”

洛尘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,但心中却已对罗老歪判了死刑。

这人虽然性子直爽,但终归只是个暴发户军阀,而且被人拿枪指着,任凭谁都会有危机感。

‘罗老歪不是易相处的人,日后若是要跟卸岭合作,有这人在,无论如何都不能安心。’

想归想,洛尘也没表现出来,他说道:“陈兄放心,我对那墓中的宝物,不感兴趣。”

“洛兄弟说笑了。”

陈玉楼说:“我先前看过村民手中的弓弩,每支弩槽里塞了数支短箭,一旦动用,顷刻间便可连成一片,杀伤力惊人。”

“我倒是有听说过连弩,不曾想,今日竟然能看见。”

花玛拐以前听话本,有听说过诸葛连弩,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上。

“想必,那也是洛兄弟的作品吧?”

陈玉楼原本以为这东西是村寨里的人从元代将军墓里找来的,可现在,他更相信这是洛尘的手艺。

“是。”

洛尘也没有隐瞒,说:“瓶山凶险,陈兄想去,我不阻拦,也可为你带路。”

苗寨里没人愿意靠近瓶山,即便是洛尘开口,恐怕也不会有人愿意去。

此外,洛尘的系统需要的是盗墓的参与度,他不确定第一次和第二次下墓自己不在,这系统是否认同。

为了以防万一,洛尘打算跟着一起去,不过他会做好安全措施,绝不会让自身陷入险境。

“哦?”

陈玉楼没想到有这样的好事:“不知洛兄弟需要什么,但凡我有的,定当倾力相助。”

陈玉楼生得一双夜眼,不仅识得天下宝物,识人,更是他的强项。

洛尘不似奸邪,他说话时的态度也不似伪装,陈玉楼相信对方。

更何况,洛尘只有一个人,而他卸岭有十万群盗,那么大一座元代将军墓,洛尘真需要什么,他又能带走多少东西?

若是真喜欢财物,陈玉楼反而不担心了。

贪财之人,以利图之,那可是他陈玉楼的拿手本事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oyie.com/72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