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重个人简介身高(任重个人简介老婆)

嫣红爸看着嫣红的门缝里还有灯光,在门口说道,嫣红,该睡觉了。

嫣红回道,知道了。

台灯下面,一桌子的卫生纸都是嫣红醒的鼻涕眼泪。嫣红看着模拟考卷,选择题错了一半,填空题错了大半。虽然在意料之中,因为做的时候就很吃力,但结局就像给自己判了刑一样,嫣红呜呜抽泣起来。

嫣红爸打开门,端了一碗八宝粥进来。嫣红还在抽卫生纸,对照答案解析挨个地看错题。

嫣红爸坐下,看着如此较真的女儿,心疼而欣慰地说道,要不,爸给你请个家教吧。你早点睡,明天我带你和你姑妈去商场逛逛,买点衣服,顺便就去打印一些家教的传单,去湖心大学门口贴一下。

嫣红忧心忡忡地说,那湖心大学一个二本,很难有厉害的学生啊,还是专业老师有用。

嫣红爸觉得有道理,说,要不我去让你们张老师问问你们的老师有没有空?

嫣红说,算了吧,老师讲的我都能听懂,就是一做题就不会了,而且这样开小灶,让同学们知道了影响不好。我明天还是找任吉问问吧。

嫣红爸问,任吉是谁啊?

嫣红说,我同学,是我们班比较厉害的。可我看他学习都挺轻松的,怎么我就这么笨呢?

嫣红爸戏谑地说道,哟哟哟,那你随我,以前你爸上小学。什么都听不懂,每天数着时间盼着下课。到了考试,题目的字也认不全,只能在空格的地方写上大,小,大,小……因为我就认识这两个字。

逗得嫣红终于喜笑颜开,哈,哈,哈……

嫣红爸说,行了,快十二点了,赶紧睡吧,哈

任吉在小军家住了一夜,大清早,小军就在那里叮叮咣咣练着吉他,吵得任吉只能回家。到了家,早饭已经放在客厅的桌上,都说妈妈的道歉就是叫你吃饭,任吉囫囵把妈妈的道歉吃完了。到了下午,突然门铃响了,任妈开门,看见一个梳着两个辫子的女孩,背着个书包站在门口。

女孩说,阿姨,我是任吉的同学,他在家吗?

任妈说,在呢,什么事?

女孩说,我昨天晚上打过电话的。我找任吉问问学习的事。

任妈心里原本有点排斥,但是这个女孩穿着得体,说话又有礼貌,任妈也就没多想,说道,那你进来吧,任吉,有同学找你!

任吉从屋里出来,嫣红,什么事?

嫣红说,学习有点跟不上,请的家教都不太好,就来找你补习一下。

任妈看着两个十六七岁的大小伙子大姑娘,总觉得放心不下。赶紧把西瓜切了摆在客厅,让两个人就在客厅补习。自己一边在厨房搞卫生,一边留心这边的动静。

嫣红把自己的试卷和课本拿了出来,指着自己没有把握的一道题,结合答案的解析说了一遍自己理解的解题思路,说道,原电池阳极失电子,所以会析出来单质铜,所以自己一开始选的B,但是答案解释说选C,我觉得它说的我不太理解。

任吉说,不是说你的思路不对,是只能在化学反应的时候用,这里是电化学反应,逻辑会多一个条件,你不要记什么阳极失去电子,你要记住电流在导体上是从阳极到阴极,正离子在电解质溶液中是阴极到阳极,所以整个过程是这样的。这样发生的动力是导体中电阻小,电流移动快,加剧了电化学反应,把原来的化学反应覆盖了,凸显出这个电化学反应的方程式。

嫣红听任吉说完,就彻底明白了,于是又拿出来一个习题册做了几道电化学反应和原电池的题,全部正确,开心不已。

然后,嫣红又问了几个数学题,任吉知道这几个题确实很难。可见嫣红每个章节看似都懂了,但掌握得都不牢,一旦碰到前后章节串联起来的问题,就没有办法理清楚思路了。任吉于是把前后文章说完,可是嫣红依然是一副不明就里的眼神。

任吉想了一下,去习题册挑了各个单章节的题目给嫣红做,再把对应的知识点着重解释了一遍,等感觉嫣红懂得了,再把那个串联两个章节的题目拿出来,嫣红兴奋地发现,自己可以做出来了,简直欣喜若狂。因为这样一来,自己就可以搞定一类比较常见的压轴题了,而这类题一般都是让学生丢分,拉开分数的题。

然后到了语文和英语,任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的。于是两个人就开始聊了会闲天。看看快五点了,嫣红就回家去了。

这之后,周末或者节假日,嫣红经常会来任吉这里呆上两三个小时。任妈也放松了警惕。

这一天,正好雨过天晴,阳台外面升起来一道彩虹,任妈叫任吉把衣服都搬到阳台上去晒。嫣红也去帮忙搬,雨过后的阳台有点滑,嫣红跌了一跤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脸红了。任吉头上顶着彩虹,关切地走过来,看到嫣红有些羞愧和难堪,就在两个人对视的那一刻,有一个念头远远地向着任吉袭来,任吉要摁住这个念头但是又觉得摁不住的瞬间,使得任吉像受惊的猫一样,突兀地说道,你看着点啊。

嫣红看看脚肚子擦伤了一块皮,裙子也脏了一点点,有点委屈地回到客厅,任妈拿红药水给嫣红洗了洗伤口,嫣红说没事就回家了。

嫣红刚走,任西带着大大小小的水果来到任吉家,他是任吉的堂弟。沉默的任西比较自卑,他一直活在任吉的阴影之下,尤其害怕任妈,局促地在客厅坐下后。

任吉亲切地问任西,今天怎么过来了?

任西说,我爸说好久没过来串门了,让我拿点水果过来看看。

任吉就把任西拉到自己的房间。

任吉问任西,爷爷还好吗?任爷爷一直在叔叔任重那里住,这也是任吉对任西亲切的原因之一,在任吉的眼里,任爸和任妈对任爷爷是不够关心孝顺的。

任西说,爷爷身体挺好的。

任妈端了水果送了进来,问任西,你现在也上初二了,学习怎么样?

任西是一个没有心眼的孩子,看不出来任妈的和蔼里面包藏着骄傲和轻视,羞愧地说道,没有办法跟哥哥比的,比较差劲。

任妈客套地说了声,慢慢就赶上来了。

任妈出了房间,任吉问道,叔叔还老是喝酒吗?

任西说道,喝,他干这个活,就是给他老板挡酒的,经常半夜才回家。

任吉说道,那你劝劝他嘛。

任西又无奈地低下头,说道,我和我爸已经半年没怎么说过话了。

任吉说道,都一样,我和我爸也没话聊。两个人对视了一下,会心地笑了一下。

任西说道,我觉得大伯很好,温和,我爸大老粗粗一个,不知道怎么说他?开学的第一个月,他心血来潮给我买了很多书,《黄冈讲解》《滚动英语》什么的,花了两百多,他说书店的人都在抢着买,然后你猜怎么的?都是初一的,可是我上初二了。中秋节晚上,全家人坐在一起看晚会,他看见赵四摔了,就哈哈大笑,我们没笑,然后冯巩的小品,我们都在笑的时候,他一声都笑不出来,感觉很尴尬,然后他只能自己去睡觉去了。留我们看电视。

任吉拧起眉毛说,这么惨。

任西说,是啊。

任西走后,又过了几天,任西的爸爸任重提了些烟酒来到任吉家。任重眼袋很重,皮肤暗沉,才四十岁的年纪,可是看起来却像五十岁,但是只要喝过三杯白酒,便会精神焕发。

任重在客厅坐下,寒暄了几句之后,问任妈,嫂子,听说你们家任吉经常给一个叫嫣红的同学辅导功课?

任妈疑惑而有点防备地说,是啊。

任重说道,嫂子,这嫣红,她爸爸是福建金蝉建筑的老总,那是个大公司。

任妈有点惊讶,任重继续说道,咱们市飞机场旁边计划建一个大型五星级酒店,项目总包已经让他爸爸拿下来了,我老板想跟这个金蝉建筑谈,想在里面拿个小项目。嫂子,你帮我个忙,只要在旁边看着点,别让两个年轻人发生什么矛盾。

任妈说道,就这点事,也不值得什么。

任重继续说道,还有,嫂子,你看能不能这样?回头女孩过来了,你殷勤一点,请女孩去饭店吃个饭,然后她爸回头请你的时候,你告诉我一声。

任妈迟疑了一下。

任重拿出来一千块钱,嫂子,这钱你拿着,就去陇中饭店吃,吃得太好了人家起疑心。

任妈想这样平白无故,净挣好几百,而且嫣红的爸爸是老总,请客是没有吃亏的道理,就答应了。

嫣红爸爸能实在地感受到,女儿从忧心忡忡中走出来了,眉宇间开朗了很多,而且嘴边不止一两次地说起任吉,这次听说任吉妈妈带嫣红下了馆子,心里十分感激,要谢谢任妈,亲自提了很多名酒、水果到任吉家里,并邀请任妈一家赏脸一起吃个饭。

嫣红爸爸把他们带到一家五星级酒店,来到一个欧式风格的包间,里面陈设高端大气,柔软的地毯踩不出任何动静,西装笔挺的服务员客气而亲切,任妈、任爸拘束得不敢坐下,嫣红爸爸热情去把任吉一家拉到座位上,嫣红爸爸和任妈坐在一起,嫣红和任吉、任爸各坐在两边。

嫣红爸爸说道,你们家任吉真是一表人才啊!

任妈说,哪里,就是个淘气的孩子。

任妈心里很兴奋,她已经泼辣小憩了很多年,难得今天和一个大老总周武郑王地聊天,而且女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,所以任妈表现得十分得体。

嫣红爸爸说道,也就是有任妈这样有教养的人,才能培养出来这么优秀的孩子。

任妈说,哪里?我们也是比较放纵他。

嫣红爸爸说,我看任吉这个孩子不错,心眼也实诚了。

任妈说,实诚是实诚,不像你们家嫣红懂事,稳重。

嫣红爸爸说,我们家嫣红心眼也是小,着急了,怎么劝都劝不好。

任妈说,嫣红是个好孩子,不像别的孩子,蹦蹦跳跳的让人闹心。

嫣红爸爸说,任爸一看也是文化人,不爱说话,我们生意人走南闯北,就剩一张嘴。

任爸说道,我是混日子的人,嘴巴笨。

嫣红爸爸说,光说话了,来来来,吃菜吃菜。

这样,五个人才动筷子。

嫣红爸爸便给任吉爸爸倒酒,给任吉和任妈倒了饮料,说道,不要客气,任吉,叔叔要谢谢你啊!

嫣红说道,爸,你坐下吧,你不要搞你们酒桌上那一套吧。

嫣红爸爸说道,好好好,任爸,任妈,任吉,我敬你一杯。

嫣红说道,就这一杯了,今天别喝酒了。

嫣红爸爸说,好好好。

嫣红和任吉只是感觉成年人的世界好无聊,都是一些虚伪的话,以及填补虚伪的酒。

吃了半个小时,任重突然领着他的老板端着酒杯进了包间,说道,嫂子,你怎么在这里呢?这不是钟总吗?幸会,我们就在隔壁,看见你们了,真是缘分。

任重的老板假装惊讶地说,钟总?奥……这位就是金蝉建筑的钟总。真是太巧了。

任重和他老板介绍了自己,然后两个人就有一搭没一搭地敬酒。

嫣红感觉有点吵闹,离了席,任吉怕嫣红有点不开心,而且酒桌都是大人,只剩自己一个少年,也从包间出来了。

任吉在大堂看见嫣红,问道,嫣红,你吃饱了吗?

嫣红说道,没有,就吃了几筷子凉菜。我估计他们可能还要喝好一会。

任吉说道,要不,我请你吃汤粉吧,那个汤是瘦肉熬的,调料最讲究,我知道哪家店最好吃。

嫣红开心地说道,好啊!

于是,跟大人们说了一声,任吉带着嫣红从酒店出来,穿过华灯热闹的商业街,向一条远远看去,冒着烟气的老街走去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80709525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@foxmail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gooyie.com/10193.html